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武夷
逃不脱的诱惑
2018-01-30 09:14:10  来源:武夷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俊杰  

“茶”作为一个汉字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和茶字一起长大,我已经对这个字符熟视无睹了。可是,很长时间我的生活里没有茶。茶对我来说既不是奢侈品,也不是大白菜。只是我从小在外读书住校,接着参军离家,“茶”这种属于大人的东西,一直跟我无缘。

我喝水。训练结束后,一杯凉水急冲冲进到肚子里,爽。军营里惟一的饮品就是白开水。我以为白开水就是这个世界上惟一的的饮品了。我已经是大人了,我还是不知道作为饮品的“茶”。

我参军的时间是1979年的冬天。云南的冬天大多数的树叶是不会凋零的,放眼望去,依然是满眼的葱绿。营房在一片大山的皱褶里,被绿色围了一圈又一圈。却不知道,山林里有一种绿色的植物叫做茶叶。

1979年的冬天,与云南相隔千里的福建武夷山,也是一片葱绿。武夷山的山和云南的山很像,是那种冬天也是绿色的山。只是那时候孤陋寡闻的我,只看见了云南眼前的山,全然不知道远方的山。

远方的山里住着一些种茶的人。最早的茶不是种出来的,是山野里自己长出来的,现在的人叫这种茶为野茶。最高级的茶。当年,有位爷爷带着全家十多口人移民到了武夷山,他们在山坡的一处安下了家。在这之前,爷爷挑着担子卖茶,走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世面。后来,这个有远见的卖茶人,选择了这片冬天都是绿色的宝地,安家下来做一名种茶人。幸勤劳动了一年又一年,爷爷已经很会种茶了,与此同时儿子也渐渐长大,能跟自己的父亲一起种茶了。

我在军营里成长着,还是与茶无缘。

[更多]武夷资讯
[更多]专题报道
[更多]一带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