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武夷
新武夷茶歌(下)
2017-10-30 08:52:36  来源:武夷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俊杰  

山里传来了脚步声、

采茶歌声和笑声。

茶叶子刚伸了伸腰,

就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抱着了,

叶子离开了茶树,

落进深深的茶篓里。

摇摇晃晃,

晃晃悠悠,

茶叶子下了高山,

越过溪谷,

来到岩茶厂。

叶子轻轻躺在水筛上,

阳光浴下通体松软,

海绵体里香腺流动,

叶面上香汗流淌。

青叶子正晒得醉微微,

水筛又飘到茶坊里,

清凉世界好舒服,

叶子我要好好躺一躺。

叶子的午觉

被隆隆的马达搅扰。

巨大的摇青机带着茶青飞转。

叶子努力保持平衡,

围着圆筒奔跑。

体内的温度上升,

山野生长的苦涩

在毛孔中蒸腾。

叶子转晕了,

摇青筒停了。

疆直的身体舒展开来,

叶子舒服极了。

摇青筒又转了起来,

每次的圈数都以几何级数增加。

叶子们吐出了身上的浊气,

青草味、花香味、果香味,

每一次脱水都有一次还阳。

每一次跑圈都是生命的升华。

摇青筒停了,

香香的茶叶子转移到炒锅中。

锅外是熊熊烈火,

锅内是滚烫的钢镗。

热、热、热

叶子粘了

身体化了

甘甜的汁液包裹着卷曲的身子。

茶叶子们集体大口呼吸,

化着一阵阵白色香雾

喷向空间。

千锤百炼的茶叶子,

送到揉拧机中。

摇啊摇

转啊转

机器画着美丽的弧形,

把叶子塑造得苗条坚实。

(叶子游记?初焙)

出了揉青机,

叶子上了焙茶机。

机器象一头巨兽,

轰鸣着喷出热火,

叶子们躺在传送带上,

享受着干爽的床。

叶子失去了表皮的水

缓慢地向上升去。

叶子睡了很久,

一双大手惊醒了叶子的梦。

在平展的拣茶台上,

叶子们被严格的选择着。

黄片被挑走了,

茶梗被挑走了,

坚受考验的坚实的叶子,

被仔细地装进暖暖的睡袋里。

又睡了很久很久,

叶子听到茶歌。

“深垒太极灶,

燃起龙眼炭。

铁筷拨尽烟,

香灰盖火上。

竹笼盛春茗,

地火炖香汤。

轻焙香在表,

中焙表里干。

足火动茶骨,

高火起轻岚。

茶师识茶性,

汗雨功焙坊。

焙茶忌心急,

慢功化香甘。

乌龙油亮光,

茶香溢八方。”

叶子进了焙茶坊,

完成它生命中又一次升华。

叶子有了蜻蜓头,

叶子有了蛤蟆背,

叶子有了三节色,

叶子成熟了。

从此

它在等生命中爱人来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叶子可能从青春到白发,

它的爱人来了。

“架好红泥炉,

燃起橄榄炭。

扇动八面风,

清泉壶中唱。

温杯盏,

洗净轻尘杯中暖。

醒茶梦,

左摇右晃吐芬芳。

高冲水,

天外飞泉润茶香。

轻刮沫,

深情一吻露清汤。

巧控时,

香水韵味尽登场。

匀入杯,

待客有道七分满。

礼奉茶,

一递一接古风扬。

恭劝饮,

祝君健康大吉祥。”

叶子开心的笑了。

叶子随着汤水唱起来:

“一片茶叶子,

长在高山上。

日月化精神,

水土育肥壮。

茶妹采葉子,

茶师制茶干。

干茶入茶碗,

水润叶舒展。

叶子轻轻唱,

与您诉衷肠。

一饮喉吻润,

亲近大自然。

二饮精神爽,

先苦后回甘。

三饮思绪起,

提笔写文章。

四饮发轻汗,

感恩心意长。

五饮有所思,

励志做栋梁。

茶语悦君心,

茶汤暖胸膛。

习茶育品德,

中华好儿郎。”

 

相关阅读
[更多]武夷资讯
[更多]专题报道
[更多]一带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