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武夷
白玉蟾痴坐武夷山(下)
2017-10-16 08:09:14  来源:武夷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俊杰  

诗书酒茶

白玉蟾的诗文既是他的独特文学成就,也是南宋文坛上最耀眼的篇章。留传下来的有1200多首(篇),其中不少都是在武夷山期间创作的。纵观他关于武夷山的诗文,涉及的题材很广,既有对武夷山水风光的描述。如《九曲棹歌》《九曲杂咏》《武夷有感》《题武夷》《云窝记》《棘隐记》等等;有关于修道炼丹的感悟,如《大道歌》《快活歌》等;以及与道友和学生的酬对之作。在他笔下勾画出的武夷山水,充满空灵与缥缈:

《九曲櫂歌》

三十六峰真绝奇,一溪九曲碧涟漪。白云遮眼不知处,谁道神仙在武夷。

闻道谁知铁笛声,石崖轰裂老龙惊。当年人已服丹去,千古荒亭秋草生。

仙掌峰前仙子家,客来活火煮新茶。主人摇指青烟里,瀑布悬崖剪雪花。

《题武夷》

芳草暗分流水绿,老松刚借远山青。独拈铁笛溪头立,吹与洞中仙子听。

显道真人去不回,幔亭不见旧楼台。曾孙倚着寒松立,日落风悲猿自哀。

山耸千层青翡翠,溪流万顷碧琉璃。游人来此醉归去,几个亲曾到武夷。

《玉女峰》

插花临水一奇峰,玉骨冰肌处女容。烟袂霞衣春带雨,云鬟雾鬓晓梳风。

他所创作的修道炼丹诗文,具有强烈的浪漫色彩,一扫一般悟道诗文枯燥说教特点,给人一种巨大的冲击力量。

《心竟恁地歌》

人身只有三般物,精神与气常保全。其精不是交感精,乃是玉皇口中涎。

其气即非呼吸气,乃知却是太素烟。其神即非思虑神,可与元始相比肩。

我闻其言我亦怖,且怖且疑且擎拳。但知即日动止间,一物相处常团圆。

此物根蒂乃精气,精气恐是身中填。岂知此精此神气,根於父母未生前。

三者未常相返离,结为一块太无边。人之生死空自尔,此物湛寂何伤焉。

《快活歌》

如龙养珠心不忘,如鸡抱卵气不绝。又似寒蝉吸晓风,又如老蚌含秋月。

一个闲人天地间,大笑一声天地阔。衣则四时惟一衲,饭则千家可一钵。

三家村里弄风狂,十字街头打鹘突。一夫一妻将六儿,或行或坐常兀兀。

收来放去任纵横,即是十方三世佛。有酒一杯复一杯,有歌一阕复一阕。

日中了了饭三餐,饭后齁齁睡一歇。放下万缘都掉脱,脱得自如方快活。

在武夷山期间,白玉蟾还创作了不少关于酒与茶的诗。白玉蟾一生好酒,但从未见其醉。曾有道徒问:道有五戒,其一曰不饮酒,我担心喝多了会昏迷乱性,酒果真可以戒吗。白玉蟾回答说:《藏经太上》说,许多高才英秀之人,因为沉迷于酒。麹蘖薰心,所以性情颠倒,破坏十善,兴起十恶,四达既荒,六通亦塞。反之,如果能够控制心性,就无所谓戒不戒了。白玉蟾之所以好酒,一来是性情使然,二来也因他继承的是八仙中的钟、吕一派。白玉蟾饮到酣时,或作诗吟:

《醉里》

道人天地便为家,惯见溪山眼不花。

竹月光中诗世界,松风影里酒生涯。

相关阅读
[更多]武夷资讯
[更多]专题报道
[更多]一带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