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武夷
到武夷山吃茶去
2017-10-09 09:52:32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王俊杰  

生长在南方的我,爱把喝茶叫吃茶:“泡杯茶吃吃”。所以,说到被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的武夷山蕴育的“神叶”,更要说“吃”了。因为,我的老家和武夷山没隔多远,翻过山就到了。同一个山脉,同一个纬度。但我不知道武夷山人,把喝茶是否同样叫吃茶。我可一厢情愿,要坐下慢慢吃,吃出她的真滋味。

我吃茶有些年头了,但好像也没多长,按人生 “青、中、老” 分段,我的茶龄正是青年——还嫩得很!

最早吃茶的记忆,是“外婆茶”。小时候,每天,外婆会用一个大陶罐,放进茶叶,冲泡出来,摆在锅灶台沿上,谁渴了,路过家门的生人、熟人,都可进家“洒”一碗,咕嘟咕嘟吃下去,陶罐快见底时,外婆的水在小灶上用柴禾咕嘟开了,再续上水(我不记得陶罐什么时候空过)。只是冬天,外婆怕我们喝冷茶,为陶罐续水更勤了。我家的茶叶有一大部分出自自家的茶树。母亲会带着我们几个小的去摘茶(记忆中有过三五次),茶树在外婆的娘家,一个叫长汀的地方。摘茶,实属走亲戚。很多亲戚都来帮忙。茶树,跟10来岁小孩一般高,东一棵,西一棵——真正的野茶,但也能给我家做两大铁皮箱的茶叶哟。

长大后,对茶的感觉,像吃点心,可有可无。一般有什么茶,喝什么茶,但大多是绿茶,而且都是亲朋好友送的,不记得自己掏腰包买过什么茶。那一阶段,对喝什么茶,没有任何要求,更谈不上嗜好。

2001年,跨入新世纪,也给我带来新气象。大概也是上了年岁吧,喜晚饭后遛弯——转成词语叫锻炼。一次饭后遛弯,走到了附近街边,看见新开一家茶店,进去围观。店主小妹好客,给我大大介绍了一番这茶那茶,又请我坐下吃茶。结果,一来二去就熟了,不仅掏了腰包买茶,还有了牵挂,但凡路过茶店,必进去转一圈,坐下吃杯茶。这两转三转,三吃四吃,就渐渐上了吃茶的道。然后,进入无一日不茶的日子。上午一杯绿茶,下午生、熟普洱亦可各类红茶。唯独少见岩茶。

说真的,很长时间,我排斥岩茶,总觉有一股火焦味儿,喝了会上火,“两鼻孔冒烟儿。”这是我对福州一位“茶王”老哥说的话。他听我如此“抵毁”岩茶,偏给我寄,让我再喝。他来北京也会指示我备好水好茶具,亲自来泡茶。他那天泡的是“马头岩”肉桂,泡茶之讲究,令人咋舌,也令人享受。他先烫盏,用剪子小心剪开装茶的袋口,倒进盖碗里,盖上盖,摇了摇,说是先要把她摇醒——这就是所谓的“听声”吧。但人家说得含蓄,仿佛她就是一个睡美人,让她缓缓醒来。再开盖,嗅她的香气,然后才注入开水。每一个细节之到位,把我看傻了。那是一个真正懂茶又爱茶的人,对茶举行隆重恭敬的仪式。接着,满屋飘香,吃进嘴里更是香气馥郁、醇厚、回甘持久,简直让我一下着迷上瘾。

那之后,我爱上了岩茶。茶王老哥调侃说,一加入“乌龙队”,你会忠贞不贰了。他还说,他每天必一泡,喝下去,全身才舒服了。若不喝,这一天像没过似的。开始我以为他言辞夸张,有点过头。不料,没多久,我自己就有了茶王所言的那个趋势:每天下午泡茶前,照例先想一下:吃什么茶?撞上脑门的,还真就是浓香醇厚的岩茶。

爱上岩茶,便做梦都想去武夷山了。尽管武夷山就在我老家的“隔壁”,可我一直没机会去“串门”。不知为何,脑海里的武夷山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座险峻又秀美的奇山,在翠绿的林荫中若隐若现的寺庙……我知道是错的,但举着一盏茶,香气飘然地送至唇边,脑子里显现的画面就是这样啊!

“九个女作家”去武夷山采风活动,圆了我的梦,也打破了我的想象。真正的武夷山,才是茶人的世界。我想,今天到了武夷山,要不好好畅饮武夷岩茶,绝不回去。

“九个女作家”茶旅文化活动的第一天上午,我们一行六人驱车前往位于洋庄乡蒋溪村的一家茶厂去了。

走进主人的大茶房,满身满心想的都是茶。负责泡茶的姑娘还真善解人意,早早把茶样摆好,当我们一行围过去时,便开始一一介绍哪一种是红茶,哪一种是高山云雾茶。不过,行程的安排,我们停留在“嗅、看”的阶段。看着茶,喝不进嘴里,真是煎熬。

高山茶的特点是:清冽甘甜,香气郁长,口感醇厚,且又耐泡。高山云雾茶,必须生长在高海拔、大温差的环境里,茶树的生长期有一个特别的要求:云雾整日缭绕在茶树间。也就是让茶树天天能洗桑拿。也奇怪,我们上山观赏茶园时,还阳光普照,一下山,便大雨倾盆。这样特殊的天象,你不难想象茶树生长期间云雾缭绕茶园时会出现何等美景。

就是在山上那片茶园里,我记住了茶山的主人也是创始人说的一句话:一定要让茶山穿好靴、戴好帽,保护好自然生态环境……

听茶人的介绍,我才看懂茶园的地形地貌,才懂得了什么叫“穿好靴、戴好帽”, 你仿佛能感觉茶园也知世间的冷暖,她也需要你的爱心和呵护。

这次到武夷山,我是第一次了解和感受茶工的辛劳。为便于记忆,茶工们将制作传统岩茶的工艺流程归纳成民谣:一采二倒青,三摇四围水,五炒六揉金,七烘八捡梗,九复十筛分。它看似简单,真正的每一道工序都极其复杂。茶人领着我们,把整个做茶流程走了一遍。他说:我们做茶人,不能怕吃苦,特别是倒青阶段,几天几夜都不能睡觉,累了,只能在厂房里打个盹,然后又接着干。每道工序都马虎不得,必须一丝不苟……在厂房里,你能看到茶工们真的很用心地做茶。用心做出来的茶,还能不是好茶吗?

从武夷山回来,我更要善待每一泡岩茶了,不然就是暴殄天物。(王秋燕)

 

相关阅读
[更多]武夷资讯
[更多]专题报道
[更多]一带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